何惜一行书

不过乘兴而至

© 何惜一行书
Powered by LOFTER

【楼诚】拾烬

@mimi剑雨秋霜  作品《开罗日记》G文 

----------------------------------------------- 

明楼的午睡向来是准时的。

屋里很安静,没有人吵闹,可今天他却醒得早。白色的窗帘上刺绣着散碎的小苍兰,阳光将它照得如梦如幻,仿若北欧神话里神女垂曳的长披。

窗帘上有阿诚的影子,在郁金香的花影里穿梭。

明楼坐起来,靠在床头上,看了会儿这道忙个不停的影子。阿诚在院子里忙了会儿,终于进到屋中来了。他在客厅里搬着什么东西,小心翼翼地注意不发出声响。

“阿诚?”

那一点窸窸窣窣的声音也停了,脚步声...

【楼诚】故人长绝

番外4.    后记:最后的最后,以清风赠你

瑞士与法国相邻,风情却与法国不同。

明楼和明诚上午去图恩湖溜达了一圈儿,中午开车回了英特拉根市区,阿诚信誓旦旦说不会迷路,然而到底是高估了瑞士那随性的地图精准性,到了教堂时,依旧是晚了一刻钟。

明凡穿了亚麻灰的格子西装,刚刚从大学的课堂上赶过来,跑出来给了阿诚一个拥抱:

“阿诚哥!”

回身规矩的给明楼一个鞠躬:

“大伯好!”

阿诚拍了拍明凡的肩膀:

“没大没小,我多大岁数儿了,还阿诚哥?”

“阿诚哥永远是阿诚哥。”

明楼哼了一声,自己迈步往往教堂里走:

“你大伯也永远是你大伯,你家先生呢...

少年不再

能再次收到长评,简直可以说是荣幸了。可能这个故事总是让人悲伤,然后我依旧希望最后的结局,能让大家感受到,信仰并不被辜负。

人皆慕长生:

一个迟到的长评。。
文笔不好,只是想致敬太太。写得太好了,不知道该怎么感谢您。
@何惜一行书


  看《故人长绝》,只觉得比原剧更沉重。
  书的质量超棒,很有正版书的质感。厚厚的,很有分量。看完以后,封面上的故人长绝深深地刺着眼睛。
  暗红的,干涸的血的颜色。
  失去了新鲜血液的鲜活。
  不该这样子的。
  我情愿明楼是在法国教书的教授,明诚是如风的少年,明台是个玩世不恭的少爷。如果必...

这个图我当初和栗子说的时候就说到这个影子!!栗子真的画得特别好!!!地上的影子每次都戳我!!*٩(๑´∀`๑)ง*

柒栗:

终于收到了行行的书@何惜一行书 
好想快快回学校再读一遍这个打动我无数次的故事

也可以把关于乐小姐的插图放出来除个草了

大家都跟我一起来吃一吃,品一品。( ´•̥̥̥ω•̥̥̥` )

清池钏:

【楼诚衍生】【一郎X承志】故人长绝·番外 空桥之片断

 @何惜一行书   我对太太的repo表白也是没sei了…

这真的是最后一把刀了……

以下出自原文:

“一瞬的,灿若白昼,承志同样赤脚站着,脚上戴着镣链,一身白囚服上是干涸的鲜血。他额头上的血和嘴角的淤青在光里都变得柔和起来。承志很瘦,站在楼梯口摇摇欲坠般,却又笃定坚稳的立着。那眉眼一点都没变,带着点责怪和愧疚,向山田璨然一笑。

山田看见他动了动干涩的嘴唇,说了两...

哭着吞下自己的刀子!!!呜呜呜呜(இωஇ )

清池钏:

【楼诚衍生】【一郎X承志】三千世界鸦杀尽

已经收到 @何惜一行书 太太写的《故人长绝》啦!

想了想还是P张图当repo吧~

顺便再次表白太太!笔芯!

似此星辰

竟然能收到长评!!太惊喜了!!谢谢姑娘,故人已经完结这么久,你依然能记得这么多情节,是我最开心的事!谢谢!!

振衣千仞岗:

 @何惜一行书 一个迟到了好久的表白!!感谢您给了我们这么美好的他们!!



第一次开始看同人就是楼诚,一开始不觉得,后来看的同人慢慢多起来才意识到楼诚何其难写orz感觉每个写楼诚且能够不ooc的太太,都是集史学考证、文人情怀以及对楼诚满满的爱的天使!!


而《故人长绝》区别于其他也很棒的楼诚同人的地方在于,太太将故事延展到了北平,在阿诚北上这一前提下展开,北平的朔风与上海的熏风交织在一起,一场风起云涌,两处搅动风云...

【楼诚】故人长绝

番外.3   山林永寂

“你们冷吗?”

阿诚抬起头来,隔着眼睫上的白霜,前头那个活泼的少年人雀跃地问他,带着一股子莫名其妙的得意。

他呼出一口浓郁的白气,烟一样消失在他头顶的松枝间,穿了牛皮靴子的脚深深陷进雪里,他觉得脚掌酸痛,因为要用力踩住雪下的实地才能不在半山腰滑倒。身后伸出一只戴着皮手套的手,扶住了他旁边的树,是明楼从后面走了上来:

“不冷,小兄弟,还有多久到?”

阿诚扫了一眼明楼冻得青白的脸色,伸手给他紧了紧狗皮帽子的系绳。

“快了快了,看着前面那个山头儿了没有?那就是俺们根据地……哎呦!”

这孩子边说边往上走,阿诚低头喘息的功夫,就听一声血活的叫唤,...

关于故人预售后的一些问题

很多朋友问我发货时间,我和印厂商量了一下,考虑年前快递的问题,初步定在年后,差不多二月中旬发货。关于大家想要签名的问题,书的扉页有一个【一行书】的私章,是栗子帮忙改好印上去的,但手写签名真的很难实现,毕竟我和印厂的距离隔了半个中国。大家也就不要太看重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大家喜欢我的故事就好,大家觉得蛋好吃就行,这只生蛋的母鸡就不用签名了,更何况还是个写字很丑的母鸡哈哈哈哈哈~
书我这里会先拿到样本,到时候拍给大家看。
预售本来是为了赶在年前所以就定了半个月,现在看的话可以延长到一个月啦~
最后,依然感谢所有人。

山河永在 日月长明

感谢慕雨姑娘的长评!抱住!收到长评就像过节一样开心!!

慕雨:

@何惜一行书 ...



一个声明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自认做到最仁至义尽,我不知道对方如何回应,但如果觉得不好说,那也就算了,我当没有发生过,至于一些人,有意见的来找我。我的读者们,请安心看文,不用深究。

【楼诚】故人长绝

番外.2  空桥

“一郎,这个摆在这儿吧。”

出租屋里的光线很暗,那人隐隐约约的一道影子立在窗户下,他手里拿了还带着露水的白色月季,一大束。

一定是在街上被卖花的小姑娘拦住了,这个人无论是长相还是声音都显得太好脾气了,他在心中想着。

屋中太暗,山田一郎什么也看不清,窗外是一片深重的蓝,那人像一道剪影,边缘模糊的立在深蓝的天光中,仿若一挥便散了。这想法一在脑海闪过,恐惧就如虫潮一般从四面八方攀爬到他身上。他从床上猛地坐起来,从喉咙深处发出一声破碎的哭音,踉跄着朝窗边奔去,撞倒了凳子,叮叮咣咣的响声在安静的空气中格外巨大,他就这么狼狈的连滚带爬到了窗前。

窗边没人,白色的月季花...

长评!!长评!!姑娘的长评写得太好了让我好心虚⊙▽⊙最近实在是忙得不得了又爬墙,不过故人到现在还有人在看我真开心!比哈特!

成楚遥:

@何惜一行书 给太太的长评。谢谢太太的文字!

初见,是那句“冠盖满京华。”
冠盖满京华,斯人独憔悴。仅一句便带我回到那个带着凛冽卷着枯黄的树叶的时节,干枯的树枝在风中瑟缩,似病入膏肓的病人的手,颤抖的祈求着最后一丝救赎。那年北平的深秋,铺天盖地的黄叶,灿烂却萧条,古都在权利翻覆中沦陷,却又用着最后的荣光支撑着,等待着,一场救赎。恰似楼诚,权力的中心却又冷暖自知。于是便在萧瑟中改换了时光,改写了历史。我似在太太笔下的冷冽中看到一人着长衫而立,...

【楼诚】故人长绝

番外.1  半折唱念作余欢

  鹤澜以前不叫鹤澜。

  他家在前清的时候,是有名的商贾世家,也出过些官,后来时局动荡,家道越来越中落,到了鹤澜祖父这一辈,北平城内待不下去了,便放弃祖宗产业出了北平,到河北一带做生意,慢慢的竟然又起家了。

鹤澜便是在逐渐重新殷实的家境中出生的。祖父经历了大起大落,看着尚在襁褓,眉眼却已经显出俊俏的小孙孙,抚须叹道:

“不求这孩子以后有鸿鹄志,问安国道,只求他这辈子都顺心快乐。”

于是鹤澜就有了名字,沈余欢。

愿余生尽欢。

然而沈余欢小少爷从小就不是个安分的主儿,沈家发现,让这小祖宗顺心是件劳心劳神的...

《故人长绝》伪长评

感谢小天使的长评!!天哪还能收到长评太开心!最近忙得飞起,长评都没有及时评论真抱歉!故人到现在还能被新的朋友读到,喜欢,就是我最满足的事啦。谢谢你们!比哈特。

飘啊飘:


花了整整一天从第一章看至终章,又花了一个晚上絮絮叨叨写了这些。为什么说是伪长评,因为书评的内容似乎也不多,大部分都是我在瞎扯淡。囫囵读了一遍,再加上平时不怎么好好学习,都不敢说自己全部看懂,好文总该反复品上几遍,但第一遍下来热血沸腾,所想所感无处可发,怕自己冷静下来就懒得再动笔,于是便有了这头脑一热的产物。
哦对了表白太太,随便催更番外,lof用手机应该无法@,也懒得开电脑,太太能不能看见就看缘分了。@何惜一行书...

星河永明,可故人长绝。——在《故人长绝》后的一些随笔

啊!收到长评!已经完结这些天了,还能收到长评真的太惊喜了,十一更番外!
感谢这个朋友,又想起更故人的日子了!

CountDracula | 档案时间 1871-1943:

 @何惜一行书 悄悄来丢个评就跑。


感觉自己语无伦次不知道在写啥了_(:3」∠ )_码到哪算哪……



一天一夜没睡,一口气从第一章开始看到终章,看到“故人长绝,而星河永明。”的时候,整个人是恍惚的。身体里还残留有紧绷如弓弦之时擂鼓般的心跳,更有终场时放松后近乎虚脱的无力,最后混合成一种奇怪、复杂的感受——既哭不出来,也笑不出来,似乎是因为觉得用单...

故人长绝,星海永明——写给《故人长绝》完结之际

好多长评!!!开心!!!姑娘也是很早就开始看故人,我都记着呢!感谢一路的支持!长评好仔细,很多我想表达的都写到了呢!爱你!!啊!想要被长评淹没!

紫络泠:

 @何惜一行书  @何惜一行书  @何惜一行书 【真爱的太太要艾特三遍⁄(⁄ ⁄•⁄ω⁄•⁄ ⁄)⁄】【思维凌乱表达词穷,望不嫌弃orz】



       起名困难所以用了太太的最后一句。用我的理解大概就是,这些真切的或者虚构的,存在过或者我们真心爱着的人,在时间...

位卑未敢忘忧国---家族故事与《故人长绝》 中的抗日群像

啊!!!真的看得感触良多!生活就是传奇,为姑娘的家人感到钦佩。不知道怎么说,一到这个时候就嘴笨……反正就是姑娘长评好!!姑娘也好!家族也棒!【这个人怎么回事】

mimiqiuqiu0910:

     写给何惜一行书太太和《故人长绝》的完结长评



      《故人长绝》完成,当浮大白 。


        读罢最后一行文字,这篇把我从贴吧拽到乐乎...

一个《故人长绝》读后感

感谢姑娘的长评!!完结之后收到了长评真的是最开心的!感觉好像重新看了一遍故人,大家能喜欢这个故事是我最开心的事情,我才要谢谢所有小天使们!!

我不是很懂:

    文笔渣斗胆at @何惜一行书 太太。


    想到哪就写到哪了,想说的很多,于是不知所言。还请太太见谅。


————————————————————————


    吃掉最后一份便当,在昨晚迎来了《故人》的完结。...



【故人长绝】说在完结后的话

 写完故人的感觉就是:长舒一口气。

讲这样一个故事,最开始的设想是后面东北还要写一些人物,写一些事情,但后来觉得自己的篇幅用的太多了,再说下去未免要拖沓,所以作罢了。

但关于东北的事情还是要说的,会在番外里面有,我是一个东北人,关于抗战,我们有更多的痛苦,也有更多的愤怒。

就像口罩太太说的,有些事情离我们很近。就像她说的,我这个故事可能提到了很多普通百姓,所以显现出那么点儿真实的味道来。

我写过的这些人,很多大家都看得很透彻,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是天大的幸福。口罩太太说我写了两三分,好像四处不沾,对的!就是这样懒!然而大家能看出十二分来,真的,我很想给你们阅读理解满分!所以我说...

望处雨收云断——一个《故人长绝》的读后贴

感谢口罩太太的长评,太太又夸我!!终于有时间来说一说来,也借着这篇长评来说一说故人!

写完故人的感觉就是:长舒一口气。

讲这样一个故事,最开始的设想是后面东北还要写一些人物,写一些事情,但后来觉得自己的篇幅用的太多了,再说下去未免要拖沓,所以作罢了。

但关于东北的事情还是要说的,会在番外里面有,我是一个东北人,关于抗战,我们有更多的痛苦,也有更多的愤怒。

就像口罩太太说的,有些事情离我们很近。就像她说的,我这个故事可能提到了很多普通百姓,所以显现出那么点儿真实的味道来。

我写过的这些人,很多大家都看得很透彻,这对于一个作者来说是天大的幸福。口罩太太说我写了两三分,好像四处不沾,对的!...

【楼诚】于黑暗之中窥得一丝光明

啊!!!!好看!!好虐!!我想吃糖!!想到小满死了我好伤心!付元士也死了!为什么!!【来自罪魁祸首的哭嚎】真的,自己写还不觉得,看了姑娘的文忽然好感慨,便当不好吃……【哭着说】

书到用时方恨少:

Tips:送给 @何惜一行书 【卖身给行行


          《故人长绝》的一个番外,时间线大概是在二十九章(上)和二十九章(下)之间,就当一个异世界的AU看好了!



冬日里的太阳升起的晚,阳光被高高低低的石墙遮住投下一片片阴影,深巷里的人迟...

【楼诚】故人长绝

终章  犹在万里长天外

当苏联下起第一场雪的时候,明楼和明诚重新回到了哈尔滨。

已经是1944,民国三十三年的冬天。

这两年,他们频繁的出入在苏联和东北,这片土地几乎被他们用脚步丈量了个遍——无论是冰封的长河,还是苍莽的山林,都走过。

他们的肩上挑着抗联的生命线,辛苦维系着东三省的情报网,然而队伍一直在缩减,到了今年,甚至是举步维艰的境地,就连最高的领导者,都因牺牲而频繁的更迭。

条件太艰苦了,这个地方用严酷的寒夜摧残着所有人,不肯放下它最后的一点尊严。

明楼坐在窗边的摇椅上等一个电话,然而这些天的奔波让他疲惫,此时此刻,冬日的阳光从他身上流淌过去,让他昏昏沉沉...

关于这份便当,可以说在我写出这个人物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这个结局,不是说忽然决定,为虐而虐。倒是在中途想过让他活下来,大概就是在写小满牺牲的时候,觉得太苦了,想到以后我不能再描写他走在街上,描写他说话,执行任务,我就也生出一种死别的悲伤来。
为此还在群里和很多朋友对于这份便当,这个人的去留讨论过,最后得出的结论还是按照最开始的设想来。
所以这个锅要和太太们一起背!【拉】
最后,其实就连乐小姐,我也是给了便当的,甚至在小满之前,但后来放弃了。
因为叫【故人长绝】啊,这是个离别的故事。

深夜预告,掏出我珍藏许久的最后一盒便当。

  “这架飞机惊动了街上的人,他们本能的往距离美国轰炸机较远的防空洞奔去,然而这架低调得有点诡异的飞机在相生桥上空反复的攀降,就好像它的飞行员是个蹩脚的新手。

【略】

……那光弧像是巨大的闪电,从半空中袭卷而来,他就突然明白了。一切都像是被一帧一帧的慢放着,光映亮了他的脸,点燃了他的眼睛,仿佛这就是胜利的光了。眼前一片白茫,有谁的影子从尽头站着,是魂牵梦萦的那一个。真亮,他想,我来见你了。”

——————————————————————————————
你们猜!⊙▽⊙

啊!!!!!好长好长的长评!!姑娘一个字一个字的写哦,真的好感动!是个初二的小友呢,看字里行间的笔触却很成熟了,感觉真的是回顾了自己的故事,也看到了大家心中的楼诚,我好爱大家啊……哭哭。

温柔的蓝:

初二狗给何惜一行书的长评(上)


温柔的蓝:

给何惜一行书的长评(中)


温柔的蓝:

给何惜一行书的长评(下)


【楼诚】故人长绝

第六十九章   旅人与诗

六月十七号,端午节前一天,奉天站。

明楼与明诚下了火车,在人头攒动的站台上驻足张望。东北的六月刚刚回暖,正是清晨,空气中带着飒飒的凉意,阿诚在短袖衬衫外面套了一件浅褐色的灯芯绒外套。

这是一种彰显着身份的贵重布料,穿在阿诚身上更是让这种贵重十分具有说服力。更何况他身边的明楼,手腕上的手表和手中的皮质公文包用它们精良的制造和商标大喇喇的向周围昭示着自己舶来品的身份。来往的行人中总有识货的目光飘到他们身上,带着小心翼翼的打量或是不怀好意的揣度。

两人从不惮于沐浴在如此的目光中,他们带着倨傲的表情站在那儿等待接车的人,把狂妄自大四个字写...

【楼诚】故人长绝

第六十八章 浮生十载半日闲

“沈阳?”

阿诚将热茶递给刚刚进门的明楼,对他口中的行动指示非常惊诧:

“去东三省做什么?这和我们一直以来的工作毫无关联。”

明楼端着杯热茶边吹边啜,慢慢踱到饭桌前,饭儿正从厨房往桌上端菜,一大海碗,颤颤悠悠的小心盯着菜,见了他,响亮的叫人:

“大伯!”

转头又叫皱着眉在那里琢磨的阿诚:

“阿诚哥,来吃饭!”

明楼扳着饭儿的小肩膀把他拉到自己身前,这孩子对于辈分和称呼的模糊定义可能是随了某个不拘小节的淘气家伙:

“小子,怎么搞的?让你这么一叫,我都不知道自己是吃了亏还是占了便宜。”

饭儿不说话,只是带着笑拿那双与那淘气家伙如出一辙的大眼...

1 / 4
TOP